橘生

数着浪花一朵一朵朵。

他已骨瘦如柴,我也老太龙钟。他没有力量说话,还强睁着眼睛招待我。我忽然想到第一次船上相会时,他问我还做梦不做。我这时明白了。


评论